1 醉卧美人膝

醉卧美人膝

我想吃肉古代言情完结

道士的闺女,想当道士,家传手艺,有什么不对?呃……万万没想到,导演中途改了剧本……←感谢阿悠做的封面=3=某肉的完结文们——完结古言完结耽美完结同人某肉的窝下面是入V的提前通知——3月31号,也就是本周五,本文入V。欢迎捧场~每天上午十点,准时更新~下面是微博,更新通知和说明都会在微博及时发布哒~

1 七十年代小后妈

七十年代小后妈

姜丝煮酒现代言情完结

下乡插队的叶姜失足落水,被回乡探亲的慕连城救起来。 同一天,来接她回城的叶父叶母以为她投河也不想嫁给郭洋,回绝了郭家的婚事。 叶姜到底落到了郭洋的手里,被绑着进了洞房。 那天晚上,她一脚踢的郭洋不能人道,同时也被郭家的人打断了一条腿,一辈子都不能生育。 后来叶父叶母恢复了教授的荣誉来接她,叶姜跛着腿,和郭洋离了婚。 她在C城的学校当了一名教师,那时慕连城将三个孩子带到C城随军,老大老二老三恰巧都是她带的班主任。 她被大伯做媒嫁给了慕连城,那个一生坎坷的男人用全部的力气护了她五年。 他死了以后,慕连城的三个孩子替她养老送终。 老大慕向南性格沉稳内敛却打伤了人,那年老大托人带出话来说这辈子最遗憾的事情,就是不能在病床前给叶姜送终。 老二说最大的遗憾是没早点遇上她这个后妈,老三……那个性格胆小爱吃的漂亮姑娘,说最幸福的事情,就是后妈给她吃的第一口饱饭。 落水重生后的叶姜,拽紧了身上还带着男人体温的外套。 这辈子不用再兜兜转转错过好几年的时间,她现在就嫁给慕连城,给那三个小刺头当后妈。 慕连城看到相亲对象是叶姜时,涨红着脸说我有孩子你未婚,不合适。 叶姜眉一挑冷笑,“慕连城,你装,你接着装。” 阅读指南:1、架空年代文 2、辛苦码字只为博君一笑,勿较真鞠躬感谢 ——接档文《八十年代小媳妇》《偏执反派的白月光罢工了》求个预收—— 姜家最漂亮的那个独生小闺女被某人推下了山头,没死,重生了。 她那个帅狠穷的反派未婚夫来退婚,重生后的姜离一把抱住又穷又狠的少年。 “谁说要跟你退婚,走,去我家倒插门成不?” …… 又穷又狠的少年知道未婚妻有了意中人,跑过来退婚,她又富又美的小未婚妻跟吃错药似的亲了他一口,还让他倒插门。 少年落荒而逃,发誓要努力挣钱迎娶白富美,绝对不做倒插门女婿。 后来,落魄少年成了商界大佬,发现她小未婚妻的财富总是比他多个零。 大佬急了,照这样发展下去,他不但做不成倒插门,还得打光棍…… 《偏执反派的白月光罢工了》: 顾念小时候跟父母登山救了一个老爷爷 老爷爷许她一个愿望, 顾念双手合十:我想要一个最帅的男朋友,比幼儿园里花妞的男朋友还要帅。 十几年后,母胎单身狗的陆羡刚回国,就被亲爷爷打包送到了小未婚妻的床榻上。 小未婚妻打赏了他三百块卖身钱,还说要干掉他。 狗男人望着小未婚妻的背影冷笑:“想退婚?很好,我看你怎么干掉我!” 打小订婚的未婚夫既不肯退婚也不肯露面,还抓到顾念跟小狼狗在酒店,强行要拆迁她家在市中心的四合院。 顾念重生的时候身边躺着个小狼狗,又白又帅还冷酷。 小狼狗一把拉住要跑的顾念,“你要去哪?睡了就想不认账?” 顾念把身上所有的现金都给了小狼狗,一个手刀敲晕了他。 后来…… 一长串悍马车队停在她家四合院门口, 顾念还以为是拆迁大队,她挡住大门惨兮兮的说:“法治社会,拒绝强拆!” 领头的帅叔叔说:“念念小姐,答应给你的最帅男朋友送来了。” 他手指车队中间那辆豪华超跑...里面黑漆漆的人影说:“男朋友已送到,请签收。” 顾念打开车门,看到传闻中手段狠辣冷酷的陆羡本尊就是她睡过的小狼狗,战战兢兢的说:“男朋友不要了...我要退货。” 陆羡唇角荡漾出笑意:“男朋友已售出,概不退换!” 立意:自强不息,带着全家奔小康

1 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

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

怡情风古代言情连载

相传万万年前,龙族之巅生长着五界唯一一棵龙木,它亦是五行之力的缔造者,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自其中衍生而出,又经数万年岁月的洗礼,它渐渐生出灵智,每每龙族之人于树下打坐修行,隐隐可见内里游弋着一尾金龙。 相传万万年前,龙木孕出一果——龙御,得之亦可成为五行之力的宿主。故,此果一出五界皆惊,却偏偏被龙族一女子得之,进而修得龙神精气,成为龙族第一位龙神至尊。 神界诸位神仙唯恐此女成长之后动摇神界至高无上的地位,纷纷出谋划策,一时间神界好不热闹,最后,以清冷绝尘之称的神尊,将其收归门下悉心教导。 殊不知,此女神通广大,不但将神界搅了个人仰马翻,还顺道拐走了神界众神敬仰的神祇——神尊。 若当年她不是与神尊之间的一场爱恋,怎会落得身碎魂消的下场? 若是没有当年她无聊之时凝练的法器——无妄空间,悄悄锁住她的神魂,兴许这世上再也没有此人,再也没有那些纠葛! 若不是在机缘巧合之下,得龙浩天的护心龙鳞为引,转生异世的她,又怎可能再次遇见他,那个令她第一眼便心生爱慕的男子,那个宠她入骨的男子,那个跟在她身后不断收拾烂摊子的男子,那个挡在她身前浑身浴血的男子…… 她恨! 恨不得屠尽神界的一切,那些伪君子皆一个个道貌岸然,嘴上说的,心里想的,怎可尽信? 她爱! 上天入地,只为能够寻到他! 她狂! 血染白纱又何妨? 龙有逆鳞,触之必死! 她的苦,她的泪,她的情,她的恋,她满腔的愁思更与何人诉? 她一身倾城风华再次临世,冥冥之中似乎被牵引着,慢慢的朝他靠近…… 绝世倾城之姿,亦向世人传达着某个讯息:尊主归来!